<kbd id='zcy3w'></kbd><address id='zcy3w'><style id='zcy3w'></style></address><button id='zcy3w'></button>

              <kbd id='zcy3w'></kbd><address id='zcy3w'><style id='zcy3w'></style></address><button id='zcy3w'></button>

                      <kbd id='zcy3w'></kbd><address id='zcy3w'><style id='zcy3w'></style></address><button id='zcy3w'></button>

                          设为首頁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魯檢文化 > 檢察文苑 >
                          父亲的叮咛 我的梦
                          发布时间:2019-05-09 10:23:53作者:王隽來源:山東省檢察官文聯
                          打印 複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1995年的夏天,我畢業分配到兖州檢察院工作,一切是那樣的陌生……那時候我對檢察的認識,僅僅來自家中的老照片。一張照片拍攝于1980年,照片中的父親是恢複律師制度後兖州第一位律師,那是他作爲律師參加的第一個庭審,法庭上,父親身著中山裝,英姿飒爽,正宣讀著他的辯護詞。他對面坐著2位檢察官,亦身著便服,正炯炯有神的看著父親。一張照片拍攝于1984年,照片中的父親已經重新調回法院工作,他身著法官服,在一個公判大會上,莊嚴的宣讀著判決書,父親的右手邊有2位檢察官,身著半軍事化檢察制服,目光嚴厲的看著前方一排罪犯,他們低著頭,胸前的牌子上寫著他們所犯的罪行。

                          進院後,我在公訴科擔任書記員,父親又拿起這些照片,給我講述了司法改革的進程。十一屆三中全會後,百廢待興,國家也逐漸將原來的司法部門職能進行細化,相繼恢複了檢察院、律師的建制,更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理念寫進了憲法。父親是于1974年調入兖州人民法院工作,當時父親躊躇志滿,准備在審判崗位大幹一場時,1980年組織上找到他說有更重要的事業——律師行業需要他。律師,那時候大多從事的是刑事辯護,很多人完全不了解這個職業,在當時也不被人認可。父親服從了組織的安排,離開了審判台,成爲了兖州法律顧問處第一任主任,也是唯一一位律師,這才有了第一張照片。1984年父親從法律顧問處調回兖州法院任副院長,分管刑事審判工作,那時候正趕上全國開展聲勢浩大的嚴打運動,這也是中國第一次開始嚴打。當時公判大會的召開,不僅有力震懾了犯罪分子,對人民群衆也是一次全面而生動的法制教育,收到了“審判一案,教育一片”的良好社會效果。

                          2000年經過檢察官資格考試,我終于成爲了一名公訴人,這一年正趕上檢察制服改革,當我穿著親民式西服,第一次出席法庭,才真正理解了家中老照片蘊含著的司法庭審改革的意義。

                          《刑事訴訟法》1996年的重大修訂,標志著中國的司法庭審開始由糾問制向控辯制改變。父親經曆的是糾問制的庭審方式,公訴人只是個“配角”宣讀起訴書後,審判長主導整個訊問過程,還包攬了舉證的任務,既是裁判者,又是“追訴者”。而控辯式不僅要求公訴人主導訊問、宣讀證據,還要與辯護人唇槍舌戰,對證據質疑論證,指控犯罪將完全依賴于公訴人能否在法庭上充分有效地舉證、質證。法官只保持客觀、中立地位,從而實現公正裁判。所以我的第一次庭審,當時已經離崗的父親尤爲關注,回家後我給他“彙報”了第一次庭審的准備情況。

                          那是一起故意傷害案。被告人宋某,17歲,在網吧玩網遊,被同時玩遊戲的被害人李某譏笑,惱羞成怒後,持匕首將李某捅成重傷,宋某對犯罪事實供認不諱。爲增強出庭效果,我制定了詳細的訊問提綱,打算使用多媒體對證據進行示證,針對庭審中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制定了詳細的應對措施,因爲宋某是未成年人,爲了達到法律和社會效果的統一,我准備了一篇極具感染力的公訴意見,以達到感化、挽救的效果。聽了我的“戰前計劃”,父親的話給我潑了冷水:“小案件一起啊,犯罪事實清楚,被告人認罪,出庭預案也算充分,可是你好像還能做些什麽?不要忘了澆樹澆根,幫人幫心,小案子裏也有大哲學。”是啊,懲治犯罪是檢察工作的應有之義,但是教育挽救也是我們工作的重要目標。我又想起在看守所的提審室裏,小宋看著我的那雙眼睛,懊悔中又透著心灰意冷。離開庭還有一段時間,我該做些什麽呢?帶著這個想法,我來到了小宋的學校,長期曠課的他已被學校勸退,老師對這個學生印象還是很深的,學習原來算不是上優秀,可還算聽話,自從迷上了網絡遊戲,學習才一落千丈,要是法庭能給他一次機會,學校表示願意接納他重新回來上課。收獲了這個,我又來到了小宋所在村,村裏的不少長輩對這個孩子充滿了惋惜,他還是很孝順的,以前經常幫著家裏幹活,這次是一時沖動,希望法庭能給這個孩子一次機會。小宋的父母更是找到我,表示盡其所能賠償被害人。民事賠償調解結束後,我修改了公訴意見,去掉華麗枯燥的說教,向法庭詳細闡述了小宋走上犯罪道路的原因,和他現在的悔罪表現。庭審進行的非常順利,小宋也因爲是未成年人,積極賠償等法定從輕、減輕情節,被判處了緩刑。我沒有見到小宋被釋放之後是怎樣的表情。可是,父親的贊許讓我心裏的漣漪一圈一圈蕩漾開來。原來,我們身爲檢察人員,可以做的事情是那麽多,我們不能僅滿足于做一名冷酷的法律工匠,還要把自己火熱的法律理想融入工作之中。

                          年複一年,翻過一本又一本的案卷,衆生百態,案件中折射的人生迷途,遠比想象的繁雜。時間越久,對父親的叮咛就越有感觸:“對我們來說經手的再平凡不過的一個案件,對每一個犯罪嫌疑人來說都太不平凡了,這會點點滴滴時時刻刻影響著他們的一生。除了法律的裁決,各個階段辦案人員的耐心細致及人性化的執法都能使犯罪嫌疑人更好地反思自我,積極悔過,重新樹立正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

                          如今,父親已過古稀之年,我現在和他一起居住,每每下班進門,父親對著我的兒子,笑眯眯地招呼道:“檢察官回來了,可以開飯咯!”這聲招呼,時刻警醒著我,面對手中的檢察權,要如履薄冰;也時刻鼓勵著我,檢察夢要一路追逐下去。 

                          姓名:王隽

                          職務:濟甯市兖州區人民檢察院派駐大安檢察室主任

                          地址:濟甯市兖州區九州西路

                          郵編:272100

                          電話:18553700625

                          電子郵箱:yzjcxcc@126.com

                           

                          上一篇:瀚海檢魂 下一篇:最後一頁
                          ?

                          主辦:淘宝彩票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術支持:山東大衆信息産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