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bd id='zcy3w'></kbd><address id='zcy3w'><style id='zcy3w'></style></address><button id='zcy3w'></button>

              <kbd id='zcy3w'></kbd><address id='zcy3w'><style id='zcy3w'></style></address><button id='zcy3w'></button>

                      <kbd id='zcy3w'></kbd><address id='zcy3w'><style id='zcy3w'></style></address><button id='zcy3w'></button>

                          设为首頁加入收藏
                          檢察機關參與構建防治中小學生校園欺淩和暴力社會化體系研究
                          发布时间:2018-06-26 09:18:06作者:淄博市人民檢察院課題組來源:
                          打印 複制鏈接 ||字號 分享到:

                          黨和國家曆來高度重視未成年人司法保護,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就未成年人保護作出重要指示。十八大和十八屆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會對保障未成年人權益提出明確要求。檢察機關肩負著批捕、起訴、訴訟監督等職責,涵蓋刑事訴訟全過程,未成年人司法保護事關國家和民族未來,檢察機關責無旁貸30年來,伴隨著我國法治建設發展進步,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從無到有、逐步發展,目前全國已有1960個檢察院成立了獨立的未成年人檢察辦案機構,有近萬名熟悉未成年人身心特點和犯罪規律的未檢檢察官,成爲檢察工作的一大亮點。本課題將從以下五方面詳細分析檢察機關參與構建中小學生欺淩和暴力社會化防治體系具體制度設計,在全面依法治國中發揮檢察機關特殊作用,爲黨的十九大勝利召開營造安全穩定的社會環境。

                          一、依法嚴厲懲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最大限度關愛救助未成年被害人

                          在辦理校園欺淩和暴力犯罪案件中,檢察機關會根據犯罪原因、犯罪情節和後果等具體情況依法處理。同時,探索建立一站式取證等適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辦案方式,最大限度地保護救助未成年被害人。

                          (一)嚴肅追究校園欺淩和校園暴力行爲的法律責任

                          嚴格來講,“校園欺淩”或者“校園暴力”不是法律用語。在校園暴力案件中,加害人傷害受害者的主要方式是暴力行爲,受害者遭受的不利範圍以身體上的傷害爲基礎,擴展至身體和精神的雙重傷害。而校園欺淩具有隱蔽性,是意圖控制、恐嚇或孤立受害者而持續、惡意地使用具有羞辱、威脅或騷擾性等內容的行爲,其所造成的傷害是一個逐漸累加的過程。[1]根據校園欺淩和暴力行爲嚴重程度,可以分爲違規、違法行爲和刑事犯罪。校園欺淩和暴力達到一定嚴重程度涉嫌犯罪的,可能適用的有多個具體罪名,如故意傷害、尋釁滋事、聚衆鬥毆等。檢察機關在辦案中,是根據案件事實,包括行爲人的主觀故意、客觀行爲、情節和危害後果等方面,按照法定標准來認定校園欺淩和暴力行爲是否構成犯罪、構成何種犯罪。[2]如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學生使用輕微暴力或者威脅,強行索要其他學生隨身攜帶的生活、學習用品或者錢財數量不大,且未造成一定危害後果的,不認爲是犯罪。已滿十六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學生出于以大欺小、以強淩弱或者尋求精神刺激,多次對其他學生強拿硬要,擾亂學校及其他公共場所秩序,情節嚴重的,以尋釁滋事罪定罪處罰。

                          (二)健全未成年被害人關愛救助機制

                          檢察機關不僅注重保護未成年被害人其各項訴訟權利和隱私權、名譽權等合法權益,而且重視探索適合未成年被害人身心特點的辦案方式方法,並加強與有關部門和社會組織的協作,最大限度保護、救助未成年被害人,具體工作中:一是支持多種渠道對侵害行爲引發的物質損失及醫療費等間接經濟損失進行補償,督促及時治療未成年被害人的身心傷害,促使其生理損傷得到康複,心理傷痛得到寬慰和緩解;二是允許未成年被害人參與進入司法程序的校園侵害案件事件處理的過程,讓其真切感受到社會對侵害人侵害行爲的否定和懲罰;三是在適當的範圍內開展加害人與未成年被害人的溝通和解,減輕未成年被害人的仇恨和焦慮,從而促進未成年被害人身體上和情感上的恢複。[3]

                          二、嚴格落實未成年人刑事案件訴訟程序,最大限度教育感化挽救涉罪未成年人

                          檢察機關在辦理涉校園暴力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過程中,全面貫徹少年刑事司法教育、感化、挽救方針,有效落實附條件不起訴制度、社會調查制度、合適成年人到場制度、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對未成年人堅持區別對待、特殊保護。

                          (一)嚴格落實附條件不起訴制度

                          附條件不起訴,又稱暫緩起訴、緩予起訴、暫緩不起訴,是指檢察機關對應當負刑事責任的犯罪嫌疑人,認爲可以不立即追究刑事責任時,給其設立一定的考察期,如其在考察期內積極履行相關義務,足以證明其悔罪表現的,檢察機關將依法作出不起訴決定。2012新修訂的《刑事訴訟法》(以下簡稱《刑訴法》)在“未成年人犯罪案件訴訟程序”中增設了附條件不起訴制度,聽取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公安機關、被害人的意見是其適用的前置程序,適用前提爲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對此不持異議。這一規定對人民檢察院行使附條件不起訴權起到了有效的監督作用,有利于檢察機關准確把握標准界限,加強監督考察,幫助涉罪未成年人順利回歸社會。司法實踐中,可由檢察機關牽頭,組織公安機關辦案人、被害人、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及其法定代理人等,召開不公開聽證會,鼓勵各方代表各抒己見,發表對案件處理的看法,最後由檢察機關綜合考慮各方意見作出最終決定。

                          (二)嚴格落實社會調查制度

                          社會調查制度,是指在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過程中,由特定的調查主體就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長經曆、性格特點、家庭情況、社會交往、犯罪原因、實施被指控的犯罪前後的表現、監護教育等情況做全面、細致的調查,並制作書面調查報告,以查明未成年人犯罪的原因,爲司法机关选择最恰当的处理方法提供重要的参考依据。《刑訴法》第268條首次規定了社會調查制度: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人民法院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根據情況可以對未成年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成長經曆、犯罪原因、監護教育等情況進行調查。同時,《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解釋》(以下簡稱《刑訴法解釋》)第484規定,對未成年被告人情況的調查報……可以作爲法庭教育和量刑的參考。司法實踐中的普遍做法是由檢人員或基層司法行政機構的工作人員作爲社會調查主體。今後,檢察機關逐步探索將社會調查的主體社會化、中立化、專業化,以保證社會調查報告的價值中立及內容客觀,從而逐步向“刑事證據”方向發展,以確保社會調查的全面性和公正性,發揮其應有的效用。

                          (三)全面落實合適成年人到場制度

                          “合適成年人到場是指涉及未成年人的刑事案件办理中,因未成年人的法定代理人不能到场,應當由其他近亲属到场,或者由未成年人保护组织委派一名合适的成年人到场陪同接受讯问、询问、法庭审判等刑事诉讼活动及帮教工作。根据相关法律規定,可以担任合适成年人的人员包括其他成年亲属、所在学校的教师或单位的代表、居住地基层组织的代表、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的代表,法律援助律师也是合适成年人的组成人员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通知法定代理人之外的合適成年人不是法定要求,而是酌定要求,即可以通知而非應當通知。實踐中,基于實現未成年人保護的制度設計宗旨,檢察機關未成年人刑事檢察部門(以下簡稱未檢部)在每次訊問、詢問未成年人時,均保證法定代理人或合適成年人的全程參與,並對公安機關訊問、詢問筆錄進行審查監督,對法院庭審進行審判監督。如果由于公安機關、法院未按相關規定履行對法定代理人或合適成年人到場的通知義務而侵害未成年人利益的,檢察機關將依法對違法單位下達《糾正違法通知書》。

                          (四)嚴格落實和細化規範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

                          未成年人犯罪記錄封存制度是指在犯罪的時候不滿十八周歲,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應當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的制度。《刑訴法》第275條规定“犯罪记录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但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應當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使用范围具体包括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单处罚金、驱逐出境以及免除刑事处罚的情形。司法实践中,检察机关为了避免自身作出的不起诉决定和公安机关作出的行政处分对涉罪未成年人具有“标签”的消极影响,对“犯罪记录”作广义理解,除了轻罪判决外,还将不起诉记录、行政违法记录等纳入封存的范围,并致力于推动建立和完善公检法司机关犯罪记录封存衔接配合机制,会同公安机关、法院及档案管理部門及时对刑事案卷、违法犯罪记录等书面档案实行密卷封存,对于网络信息查询系统等电子档案实行专人密钥授权管理,努力让悔过自新的罪错未成年人在升学、就业以及生活等各方面受到同等对待,早日回归并融入社会。

                          三、深入推進法治進校園等活動,切實加強未成年人犯罪預防

                          (一)積極參與校園周邊環境整治

                          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的治理應當重视校园安全防卫体系的建设,并针对校园欺凌和校园暴力已延伸到校外的现实,应将校园安全防卫体系的适用范围扩展到校外一定地域。檢察機關在具體工作中:一是依托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信息系统,整合各有关部門信息资源,发挥青少年犯罪信息数据库作用,加强对重点青少年群体的动态研判。二是配合有关部門,進一步加強校園及周邊地區社會治安防控體系建設,作爲公共安全視頻監控建設聯網應用示範工作的重要內容,推進校園及周邊地區公共安全視頻監控系統全覆蓋,加大視頻圖像集成應用力度,實現對青少年違法犯罪活動的預測預警、實時監控、軌迹追蹤及動態管控。對危害學校周邊安全的人員場所,定時巡查、及時制止。三是積極督促學校保衛人員增強安全責任意識,加強對出入學校人員和車輛的管理。嚴格執行來訪登記制度;對學校周邊重點人員開展拉網式排查,實施分級分類、動態管理,切實消除管控盲點。四是積極參與“掃黃打非”“淨網”等專項整治,對開設在學校周邊的網吧、遊戲室、歌舞廳等娛樂場所堅決予以取締,深入整治網絡暴力文化、校園周邊環境,禁止不良讀物在校園傳播,優化青少年成長環境。

                          (二)完善對未成年人不良行爲早期幹預機制

                          未成年人處于人生階段的特殊時期,其表現爲生理、心理發育不成熟,缺乏理智的判斷能力,遇事比較沖動,容易采取極端化的方法解決問題,並且容易受到外界不良因素的影響,走向犯罪的道路。同時,未成年人又具有易變性的心理特征,通過采取特殊性的矯正機制,可以改變扭曲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讓他們重新步入社會。檢察機關在實踐中:一是以法治副校長、檢察官以案釋法等制度爲平台,針對學生和學校全體雇員在內的重點群體,每一年固定時間,以校園爲主體,主動開展細致易行的反欺淩和反暴力法治教育活動,促進學生尊法學法守法用法,增強自我保護、防範侵害的能力。二是通過案例教育、現實模擬和情景劇排練等生動形象的方式,強化教師和學生的反校園欺淩和校園暴力專業知識,提高其應對校園欺淩、校園暴力的能力。還可向學生及教師提供防止欺淩手冊指南,使其掌握基本的預防知識和方法。三是針對校園欺淩行爲的精神強迫性和隱蔽性的特征,鼓勵學生向老師或家長說出來,及早地緩解這種壓力,而不是保持沈默。四是積極推動在全社會建立起反校園欺淩和校園暴力專業指導委員會,學校、安全指導專員、教師、家長、學生共同組成的責任鏈,形成零容忍、人人見而制止的強大反校園欺淩和校園暴力氛圍。

                          四、大力推進未成年人檢察工作專業化建設,加強對涉及未成年人案件的訴訟活動監督

                          強化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的立案、偵查和刑事審判監督,探索建立未成年人刑事強制措施和刑罰執行監督機制,加強對涉及未成年人利益的民事、行政訴訟監督。

                          (一)加強專業化隊伍建設

                          未成年人检察是检察机关不可或缺的重要业务,是我国未成年人司法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检察机关四级未检机构组织体系基本构建完成,淄博辖区内市级及各个区县检察机关均设有专門的机构、专职人员从事这项工作,推动未检机构的专业化,离不开人员的专业化,所谓人员的专业化不仅指数量上不断增加,而且还要求质量上的优化首先,随着案源不断增加,需要的未检专业人员越来越多,这就需要未检机构不断招收具有良好教育背景的专业人员,比如招收检察人员时要通过司法考试,并优先考虑相关专业的人员,不断培育引进具有良好学术背景的专业人才,完善和均衡未检队伍的专业结构、性别结构、年龄结构的建设,并使未成年人檢察隊伍呈现阶梯化建设。其次,要積極構建未檢教育培訓工作制度,加強未檢專業人員的教育培訓,采用集中教育、在職培訓等適當的方式進行,不斷使司法理念在未檢人員中樹立起來,同時不斷加強心理學、教育學、犯罪學、精神科學等內容的知識培訓和技能培訓,不斷提高未檢專業人員的辦案能力。最後,要适时召开未检工作交流会议和学术研讨会议,提高檢察隊伍的司法理论素养和司法实践能力。[4]

                          (二)加強內部協調,形成合力,推進和完善對未成年人的綜合保護

                          未成年人權益保護的刑事檢察業務涉及的範圍比較廣泛,爲不斷提高诉讼效率,按照《中央司法体制改革和工作机制改革的意见》、六部門《关于进一步建设和完善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配套工作体系的若干意见》、《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的规定》等相关法律法规和特殊的刑事政策要求,由未檢部門实行捕、訴、監、防一体化的模式,统一办理、集中办理,专人审核。与此同时,不断健全检察机关内部保护未成年人联动机制,切实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未檢部門在工作中发现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职务犯罪线索时,應當及时移送职务犯罪侦查部門予以查处,并协调相关部門做好保护未成年人善后工作;各部門在审查逮捕、审查起诉、职务犯罪侦查等工作中,发现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家中有无人照料的未成年人,或者发现未成年人合法权益保护方面存在漏洞和隐患的,應當及时通知并协助未檢部門介入干预,防止在检察环节存在保护真空。

                          五、大力推进未成年人检察工作社会化建设,及时向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門提出加强和改进的检察建议

                          (一)推动健全政法机关衔接配合以及与政府部門、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等跨部門合作机制

                          公安、检察、法院、民政、教育、民宗、妇联、共青团等有关部門應當不断致力于探索新的形式和方法,逐渐形成“打击与维权并重、预防与矫治交叉、家庭与社会联动”的工作模式和长效机制。具体到检察机关:一是在工作評價標准、法律援助、社會調查、訊問(詢問)未成年人同步錄音錄像、逮捕必要性證據收集與移送、合適成年人選聘、分案起訴、觀護幫教、犯罪記錄封存等需要配合的制度機制上與公安機關、人民法院、司法行政機關相互銜接,形成保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的工作體系。二是定期召开公、检、法、司四部門联席会议,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及时沟通协调,依法简化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办案流程,快侦快结,推行人性化办案方式,提高办案效率。三是积极与政府各部門、未成年人保护组织等加强联系,推动建立跨部門合作的长效机制,促进司法保护与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的紧密衔接,形成保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救助困境儿童、挽救失足未成年人以及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的工作合力。

                          (二)及时向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門提出加强和改进的检察建议

                          检察建议是指在办理案件过程中,检察机关发现被建议单位在管理模式、规章制度、安全保障、政治教育等方面存在漏洞,书面向该单位提出有关整改、堵塞漏洞和解决问题的法律监督手段。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成员单位,通过办理案件,对未成年人犯罪的主客观因素、区域性犯罪特征等进行调查、分析,深入研究未成年人犯罪特点和规律,及时向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門提出加强和改进发案单位管理模式、规章制度、安全保障、法治教育等方面的检察建议,既可以督促发案单位细化校园安全法治教育、健全完善校园安全法定防卫体系,定期开展犯罪预防和感化挽救等帮教活动,为存在暴力倾向、网迷、物癖等心理疾病或者心理阴影的涉案未成年人做心理疏导,又可以协调妇联、团委、教育等相关部門和社会力量,联合建立未成年人社会观护体系,根源性地减少校园暴力案件的发生。

                          六、結語

                          在未成年人司法保護中,檢察機關的工作涵蓋了司法全過程。各級檢察機關全面貫徹落實中央下發的《關于進一步深化預防青少年違法犯罪工作的意見》,通過充分履行批捕起訴、查辦和預防職務犯罪、訴訟監督等檢察職能,執行適合未成年人身心特點的特殊程序和特殊制度,依法懲治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保護救助未成年被害人、教育感化挽救涉罪未成年人、預防未成年人犯罪、維護未成年人合法權益。從事關國家和民族未來的高度,促進建立健全不同于成年人案件審理的程序法和實體法、未成年人司法機構和完善的社會支持體系,以實現對未成年人的全面系統保護:一是堅持雙向保護、平等保護原則。既要重視保護涉罪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也要注重保護未成年被害人的利益,做好釋法說理工作,努力實現兩方面的平衡和協調。二是堅持特殊保護、教育爲主的原則。充分發揮檢察機關審前分流作用,以是否有利于教育、感化、挽救爲標准,堅持少捕、慎訴、少監禁。及時制定切實可行的幫教方案,無論是在案件辦理期間還是案件處理後都要進行教育、感化、挽救,既不能簡單地不捕不訴,也不能簡單地一捕了之、一訴了之。三是堅持寬嚴相濟、注重效果的原則。對于實施嚴重暴力犯罪的未成年人,必須堅決依法懲處,做到寬容不縱容,關愛又嚴管,有效遏制校園欺淩特別是校園暴力等案事件發生。

                           



                          [1]王靜:《校園欺淩和校園暴力治理法治化探析》,載《河北工業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12月,第8卷第4期,41-47頁。

                          [2]史衛忠:《最高檢:今年前111114人涉校園欺淩被批捕》,20161229

                          劉猛:《治理校園欺淩還須關護未成年受害人》,載《檢察日報》,2016年第三期。

                          馬傑:《未成年人刑事檢察工作專業化建設研究》,載《山東青年政治學院學報》,20169月第5期。

                          ?

                          主辦:淘宝彩票  電話:0531-83011111

                          地址:山東省濟南市二環東路5592號  郵編:250014

                          備案證號:鲁ICP备 05024181号

                          技術支持:山東大衆信息産業有限公司  電話:0531-85196034